译文 赏析 创作背景

鬻海歌

宋代 / 柳永

鬻海之民何所营,
妇无蚕织夫无耕。
衣食之源太寥落,
牢盆鬻就汝轮征。
年年春夏潮盈浦,
潮退刮泥成岛屿。
风干日曝咸味加,
始灌潮波塯成卤。
卤浓碱淡未得闲,
采樵深入无穷山。
豹踪虎迹不敢避,
朝阳山去夕阳还。
船载肩擎未遑歇,
投入巨灶炎炎热。
晨烧暮烁堆积高,
才得波涛变成雪。
自從潴卤至飞霜,
无非假贷充餱粮。
秤入官中得微直,
一缗往往十缗偿。
周而复始无休息,
官租未了私租逼。
驱妻逐子课工程,
虽作人形俱菜色。
鬻海之民何苦门,
安得母富子不贫。
本朝一物不失所,
愿广皇仁到海滨。
甲兵净洗征轮辍,
君有馀财罢鹽铁。
太平相业尔惟鹽,
化作夏商周时节。

译文及注释

(yù)海之民何所营,妇无蚕织夫无耕。
海边的盐民靠什么谋生?因为海边盐碱地种不出桑树和五谷,所以女子不能养蚕织布,男子不能耕田种地。

鬻海之民:指海边靠煮海水卖盐为生的盐民。鬻,卖。营:谋生。何所营,靠什么谋生。

衣食之源太寥(liáo)落,牢盆鬻就汝轮征。
衣食没有来源,只好煮海来充抵官方的租税。

寥落:稀少。牢盆:煮盐的盆,一向由官家卖给盐民。鬻就:煮成盐。输征:缴纳租税。鬻就:煮成盐。输征:缴纳租税。

年年春夏潮盈浦(pǔ),潮退刮泥成岛屿。
每年春夏时期,是收集海水的好时候。因为这时是海水潮起潮落的时候。潮水充盈于海边,等到潮水退去时,潮涨潮落的力量使海边的沙滩高低不平,堆成一个个岛屿的形状,将一部分潮水留住。

浦:水边。此处指海边。刮泥成岛屿:把含盐的泥刮起来堆得像岛屿一样。

风干日曝(pù)咸味加,始灌潮波塯(liù)成卤。
等到风吹日晒时间久了,海水的盐味就增加了,这个时候才开始制成盐卤。

曝:晒。潮波:海水。塯:通“溜”,过溜的意思。

卤浓碱淡未得闲,采樵深入无穷山。
海水制成的卤水虽然很浓了,但是盐味还很淡,这时盐民不能闲着,而要到大山深处去砍柴以煮海水,使之最终变成盐。

卤:没有煮以前的盐水叫做卤。

豹踪虎迹不敢避,朝阳山去夕阳还。
深入到无穷的深山中砍柴是非常危险的劳动,因为随时都可能遇到豺狼虎豹,但不能因为有危险就去逃避,因为除此之外,别无生路可选,不得不早晨出发,傍晚回来。

船载肩擎(qíng)未遑(huáng)歇,投入巨灶炎炎热。
砍得柴禾以后,船运肩扛,运出深山,一刻都不得停歇地运回来,立刻投人巨大的灶炉中。

肩擎:肩背。擎:往上托,扛。遑:闲暇,空闲。

晨烧暮烁堆积高,才得波涛变成雪。
柴禾堆积得高高的,燃起熊熊大火,从早烧到晚,最终才把原来的波涛烧成雪一样白的盐。

雪:此处代指盐。

自從潴(zhū)卤至飞霜,无非假贷充餱(hóu)粮。
自从把海水制成卤,再到制成像霜一样白的盐,几个月的辛苦过程中,盐民们靠什么生活呢?无非是向人家借贷来得到果腹的食物,聊以充饥。

潴卤:积聚盐卤。潴:积水。飞霜:煮成盐。糇粮:干粮。指靠借贷来充饥。

秤入官中得微直,一缗往往十缗(mín)偿。
盐民们把制成的盐卖入宫中,只能得到少量的钱财,而这些钱常常还不够还所借的高利贷,因为借了一缗需要用十缗来偿还。
直:值。缗:一千钱串成一贯,称为一缗。

周而复始无休息,官租未了私租逼。
就这样一年一年周而复始地辛苦劳动,一刻都得不到休息,心情一刻也得不到放松,每天都在为怎么也还不清的债务而发愁。因为官家的租税还没有缴完,放高利贷的又要来逼着还钱了。

驱妻逐子课工程,虽作人形俱菜色。
在家里,不但主要的劳动力要辛苦地劳动,还要赶着妻子和孩子去做他们不能胜任的工作。劳累和饥饿使全家人青黄寡瘦,面带菜色。

课:督促。工程:指煮盐的事。当时煮盐的卤水的出盐额官家皆有规定,而且煮成的盐需全部缴公,顾称这样的煮盐的劳作为工程。

鬻海之民何苦门,安得母富子不贫。
这些盐民们为什么这么劳苦辛酸?哪一天才能使他们过上不愁温饱的生活?

母富子不贫:指代国家与百姓的关系。

本朝一物不失所,愿广皇仁到海滨。
我们这个朝代本来是可以使天下人各得其所的,应该使国内的每一个人都能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,希望皇家的仁厚之德能尽快地推广到海边的盐民身上,使他们早日脱离苦海。

甲兵净洗征轮辍,君有馀(yú)财罢鹽铁。
希望什么时候普天下的老百姓都能过上太平幸福的生活,能从繁重的兵役和徭役中解脱出来,希望政府有充足的财富,废除盐铁业的租税。

甲兵:铠甲和兵器。此处指兵役。馀:同“余”剩下来的,多出来的。罢盐铁:自汉以来,盐铁就是国家的专卖品。

太平相业尔惟鹽(yán),化作夏商周时节。
希望宰相能像调料中的盐梅一样,为治国发挥重要作用,使得国家变得像夏商周三代那样太平安乐。

太平相业尔惟盐:古人将治国比喻为烹饪,宰相相当于调味的作料。化作夏商周时节:夏商周是古代理想的太平盛世,所以作者希望罢除苛征横敛,改变成像三代一样好的太平时代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hzapp.com/shiwen/shiwen25347.html

创作背景

《鬻海歌》写于柳水在昌国县(今浙江定海)任晓峰盐场监官之时。柳永目睹海边盐民的悲惨生活,作此诗反映盐民的深重苦难,并追究其根源,表达了自己去兵、辍征和罢盐铁的进步主张,是可贵的儒家民本主义思想,体现了柳永积极用世的一面

赏析

《鬻海歌》可分为三段。第一段从开头“鬻海之民何所营”至“牢盆鬻就汝输征”是写住在盐场的人们,没有养蚕织布和从事农业劳动的条件,经济生活来源无着,只好从事熬盐生产。

第二段从“年年春夏潮盈浦”至“虽作人形俱菜色”。这一段,全面地反映了熬盐的人们艰难的劳动和痛苦的生活。这一段又可分三小段。第一小段从开头至“才得波涛变成雪”,是写熬盐的整个劳动过程,每年等到春夏的潮水退去以后,就把含有盐分的泥刮起来堆起来。经过风吹日晒,又把它“灌潮波塯成卤”,一方面要把这种盐卤的咸味调的浓厚得当,一面又要到有野兽的深山里去采木柴,早出晚归,有了木料,才能“投入巨灶炎炎热”,好不容易才把食盐制造好。第二小段,是“自从潴卤至飞霜”至“一缗往往十缗偿”。这四句写他们受到严重剥削,因为他们穷苦,在盐生产出来以前,他们靠借债过活,可是等到他们生产出盐秤入官中时,原来借一千钱现在却要用一万钱来偿还了。第三小段,从“周而复始无休息”至“虽作人形俱菜色”,写一年一年地这样周而复始地过去,官租和私租轮流地逼迫着他们,只得驱妻逐子也去拼命地劳动,但还是应付不了,而过度的劳动和饥寒交迫的生活却使他们一个个地变得面黄肌瘦了。

第三段从“鬻海之民何苦辛”至“化作夏商周时节”,这里作者对盐户的痛苦生活表示深切的同情,同时希望停止战争,罢免重税,皇帝和宰相以仁慈治理国家,使社会恢复的“三代之治”。

《鬻海歌》的最大特点是对于盐户痛苦生活的描写的真实性和具体性。作者全面地具体地描绘了熬盐的整个生产劳动过程,又全面地写出了他们所受的多方面的压迫。这首诗是这些亭户的悲惨生活的反映,是对于残酷的剥削制度的血泪的控诉。诗的末尾表达了作者对这悲惨的一群的深切同情。他所希望实现的恢复“三代之治”的善良感情,在当时阶极对立社会中,无非是乌托邦的梦想。但是,他这种思想感情却是真实地代表了劳动人民的愿望的。《鬻海歌》比起柳永的许多词的价值要高得多,因为作者了熟悉这些劳动人民的生活,真实地描绘了他们凄凉的生活情景,以充满同情的笔为他们的痛苦呼吁,跟他那些只描写个人生活际遇的词比起来,意义和价值当然要大得多。

《鬻海歌》中对盐民的深重灾难和灾难的根源揭示得相当深刻具体,表现出对盐民的深切同情。诗中的盐民之苦与自居易的《卖炭翁》中老翁之苦很相似,他们都是经历过常人难以想像的辛勤劳动获得自己的劳动果实,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温饱,但结果却都是被官家掳去。这种深重的灾难主要是统治阶层的巧取豪夺带来的。海边的盐民们从春到夏,靠借债过日子,晒盐煮盐,还有深山中豺狼虎豹所带来的生命之忧。按理说,人们在面对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,首先想到的是躲避,但他们却是“豹踪虎迹不敢避”。当然不是因为不畏惧,而是像柳宗元《捕蛇者说》中的那位捕蛇者,除了自然界的威胁外,还有“猛于虎”的“苛政”。盐民还有捕蛇者“官租未了私租逼”的不幸周而复始,而这“一缗往往十缗偿”的私租,与常年未了的官租相结合,带给盐民的自然是无穷无尽的苦难。

《鬻海歌》继承了《诗经》和汉魏乐府的现实主义的传统,表现前代诗人很少涉及的盐民生活,把制盐的过程写得详细真切。不是亲自去了解,不可能有如此效果。结尾的议论,与白居易新乐府的“卒章显其志”的模式相近,但在表达时更为婉曲,是从正面表达自己的愿望,符合儒家温柔敦厚的诗教传统。钱钟书先生说,该诗和王冕的《伤亭户》是宋元两代“写盐民生活最痛切的两首诗”(《宋诗选注》)。

小孩子点读

扫码下载

“小孩子点读”APP

© 2015-2020 小孩子点读 | 古诗文 | 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