译文 赏析 创作背景

春日偶作

唐代 / 温庭筠

西园一曲艳阳歌,
扰扰车尘负薜萝。
自欲放怀犹未得,
不知经世竟如何?
夜闻猛雨判花尽,
寒恋重衾觉梦多。
钓渚别来应更好,
春风还为起微波。

译文及注释

西园一曲艳阳歌,扰扰车尘负薜(bì)萝。
在西园听一曲艳阳之歌,京城扰扰车尘让人深负隐逸之志。

西园:泛指,未必与曹植兄弟及邺中诸子同游之“西园”。艳阳歌:犹《阳春》曲。一说泛指春之歌。薜萝:薜荔和女萝,喻指隐士之服。负薜萝,即怀有隐逸之志。

自欲放怀犹未得,不知经世竟如何?
虽然想要放宽心怀但难以遂愿,而经世的愿望也不知究竟能否实现。

放怀:开怀,放宽心怀。经世:治理国事。

夜闻猛雨判花尽,寒恋重衾(qīn)觉梦多。
听到夜雨强劲而势猛,预示且判定着花残落尽,春夜寒冷夜晚更长,贪恋重衾觉得梦多。

判:判断,断定。俗作“拚”。衾:被子。一作“裘”。

钓渚(zhǔ)别来应更好,春风还为起微波。
想别后钓渚春色应该比以前更好,春风在水面吹起微波。

钓渚:当指作者鄠杜郊居旁的垂钓处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hzapp.com/shiwen/shiwen27560.html

创作背景

此诗为作者于春日艳阳之候,有感于自己仕隐两失而抒写苦闷之作。其具体创作年份难以考证。

赏析

诗人于三春时节,闻西园艳阳之歌,深感春光烂漫,当尽情享受,奈己则困居长安,目睹车尘扰扰,深有负于夙昔隐遁山林之志。虽自欲放宽心怀,不计名利得失,然犹未能;而经世之志愿固不知究竟能否实现。三四句一纵一收,一宕一抑,极有笔意、情致。五六句写春夜闻猛雨,判定花已凋尽,春寒夜长,恋重衾而梦多,系写困居长安之苦闷无聊意绪。尾联“钓渚”应首联“薜萝”,暗用东汉初期隐士严子陵隐居垂钓于浙江省富春山七里濑事。钓渚春好,风起微波,固不如归隐鄠郊旧墅(温庭筠故宅)也。语淡荡而有致。此诗纯用白描,转折如意,风格类似义山之《即日》(一岁林花即日休),见温诗不仅有秾艳一格。

有人认为“西园一曲艳阳歌”于此诗中未必是歌颂阳春时节之美好。“艳阳”一词诚有歌颂明媚春天之意,然而细味此处之“艳阳”,似给人一种燥热烦愁之感。于高照的艳阳之下,一般人大概都是一副眯眼皱眉的表情,其实也是一种苦态。而与下句“扰扰车尘”连看,则正符合温庭筠此时烦躁又无奈的情绪。再观末句,俨然一幅云淡水清、宁静致远的画卷,大概这才是温庭筠所向往的隐逸之境,而西园艳阳春景恐未必是。

小孩子点读

扫码下载

“小孩子点读”APP

© 2015-2020 小孩子点读 | 古诗文 | 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