译文 赏析 创作背景

【南吕】一枝花_自序丑斋生

元代 / 钟嗣成

自序丑斋
生居天地间,禀受阴阳气。既为男子体,须入世俗机。所事堪宜,件件可咱家意。子为评跋上惹是非。折莫旧友新知,才见了着人笑起。
【梁州】子为外貌儿不中抬举,因此内才儿不得便宜。半生未得文章力,空自胸藏锦绣,口唾珠玑。争奈灰容土貌,缺齿重颏,更兼着细眼单眉,人中短髭鬓稀稀。那里取陈平般冠玉精神,何晏般风流面皮,那里取潘安般俊俏容仪?自知,就里。清晨倦把青鸾对,恨煞爷娘不争气。有一日黄榜招收丑陋的,准拟夺魁。
【隔尾】有时节软乌纱抓扎起钻天髻,于皂靴出落着籁地衣。向晚乘闲后门立,猛可地笑起。似一个甚的?恰便似现世钟馗唬不杀鬼。
【牧羊关】冠不正相知罪,貌不扬怨恨谁?那里也尊瞻视貌重招威!枕上寻思,心头怒起。空长三千岁,暗想九千回。恰便似木上节难镑刨,胎中疾没药医。
【贺新郎】世间能走的不能飞,饶你千件千宜,百伶百俐。闲中解尽其中意,暗地里自恁解释,倦闲游出塞临池。临池鱼恐坠,出塞雁惊飞,入园林,俗鸟应回避。生前难入画,死后不留题。
【隔尾】写神的要得丹青意,子怕你巧笔难传造化机。不打草两般儿可同类。法刀鞘依着格式,妆鬼的添上嘴鼻,眼巧何须样子比。
【哭皇天】饶你有拿雾艺冲天计,诛龙局段打凤机。近来论世态,世态有高低。有钱的高贵,无钱的低微。哪里问风流子弟?折末颜如灌口,貌赛神仙,洞宾出世,宋玉重生,设答了镘的,梦撒了寮丁,他采你也不见得。任自论黄数黑,谈说是非。
【乌在啼】一个斩蚊龙秀士为高第,升堂室古今谁及。一个射金钱武士为夫婿,韬略无敌,武艺深知。丑和好自有是和非,文和武便是傍州例。有鉴识,无嗔讳,自花白寸心不昧,若说谎上帝应知。
【收尾】常记得半窗夜雨灯初昧,一枕秋风梦未回。见一人,请相会,道咱家,必高贵。既通儒,又通吏,既通疏,更精细。一时间,失商议,既成形,悔不及。子教你,请俸给,子孙多,夫妇宜。货财充,仓凛实,禄福增,寿算齐。我特来,告你知,暂相别,恕情罪。叹息了几声,懊悔了一会。觉来时记得,记得他是谁?原来是不做美当年的捏胎鬼。

小孩子点读

扫码下载

“鲤鱼辅导”APP

© 2015-2020 鲤鱼辅导 | 古诗文 | 作者